晨老爷

🙈🙉🙊

蒸蛋要加糖:

麻烦各位太太和小仙女们注意安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涉☀和yhsq,以及传播凶杀暴力等不良信息的界限到底在哪里,谁都说不清楚。

陌凌_trail☆:

#占tag歉
这太可怕辽qwqqq
空间已经没有办法转发辽,各位太太保护好自己鸭qwq
微博上有车的要藏起来鸭qwq看车的看了就好千万别转发别赞别给升热度qwq
他们都是蛇精病qwq
私心和比较热的漫威tag已经打了,但tag数量有限制希望大家传播一下,能让几个太太看见就让几个太太看见qwq

【雷卡】说好的双倍快乐

我怎么每次都睡过头……死线战士*1
情人节嘛哈哈哈不就是要吃巧克力嘛哈哈哈你有我有大家有……【通宵傻了吧
    
     
      
       
    
     
正文
     
      
        周三是情人节。
  
  卡米尔摸索着沙发边缘,从靠枕后面找出遥控器,干脆地关掉了广告吵吵嚷嚷的电视。
  空气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广告里多半是巧克力的新口味、香水口红,或者旅游胜地的宣传广告。似乎全世界都在情人节这天挤到了街上,二月凉凉的风都被甜腻气氛烘得暖烘烘。卡米尔哀叹着把自己埋进沙发,只露出了黑色的发顶,过了一会儿他侧过头瞥一眼茶几,上面那块期待了很久的巧克力蛋糕也没有那么诱人了。
  
  太甜了。
  
  “卡米尔——”
  防盗门从外面“咔擦”一声打开了,雷狮拖着长调,手里提着小巧的盒子,卡米尔坐了起来,他看着雷狮走到他面前——然后转头看见了桌子上的巧克力蛋糕。
  寂静了好几秒,卡米尔恍惚听见了碎裂声。
  雷狮把手里的包装盒放上桌子推到一边,他发现卡米尔似乎是挺在意地一直盯着看,便往旁边挪了两步遮住他的视线,待卡米尔看向他的时候,雷狮笑了起来:“今天天不错,要不要出去走走?”隐隐还有期待的意思。
  雷狮的笑容太僵硬了,硬逼着自己把唇角提上去似的。他不由分说地把弟弟从沙发里捞起来,围上围巾戴好帽子再拿上钥匙。
  ——那块蛋糕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大哥……?”一直乖巧地任由雷狮动作的卡米尔出门了才疑惑地唤了一声雷狮,不过叫完就目不斜视笔直地向前走了,本来就没有抱着希望可以听到原因。也给表情像吃了苦瓜一样的雷狮一个台阶下。
  松了一口气,雷狮清了清嗓子:“……帕洛斯他们在老地方。”说完就抬起手想掌自己一嘴。
  ……非要给自己找灯泡吗雷狮!!!
  
  街上全是情侣,这是意料之中的,就和去年双十一那阵子差不多——说起来还挺伤心的,明明是光棍节却还虐待光棍。就好像情人节可以虐待有情人似的。
  当然不可能!情人节自然是更加放肆地牵牵手、亲亲嘴,再拉到哪个旅馆酒店接纳生命的真谛。
  
  伤眼睛。雷狮嘀咕。
  
  “雷狮老大!”大老远的,雷狮就看见佩利跳起来朝这里招手。偏僻的篮球场上没什么人,连女孩子都没有几个,雷狮随手招了一下当做应了,靠近才看见佩利旁边堆成小山的巧克力,他咋舌:“佩利吃这个没问题吗?”
  旁边打游戏的帕洛斯头都不抬:“再吃下去估计会流鼻血。”
  卡米尔:“我觉得大哥不是那个意思……”
  佩利:“……?”
  帕洛斯放下游戏机,满不在乎搓了两把佩利毛:“没事没事不就去一趟医院。”
  什么危险发言???
  雷狮觉得……觉得有丁点羡慕。
  
  来都已经来了,就这样走也不太够意思,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被精力充沛的佩利领着走的。
  雷狮本来是觉得今天挺特别的,到处是粉红泡泡,他偶尔也想来点粉红泡泡,所以就买了巧克力蛋糕巧克力甜甜圈想回去利诱卡米尔出门,然后和满大街普通情侣一样做一些甜腻腻的事——说不定会有雷狮的巧克力呢。
  ……结果事情一点都不顺利!
  特别是遇见安迷修的时候,雷狮觉得今天简直可以荣登“最烦人的一天”榜首了。
  安迷修大概是在和女孩子约会,被挽着手的小姑娘模样乖巧,安迷修笑得傻兮兮。一扭头看见后边四个人的时候,有一瞬间,卡米尔看到了安迷修狰狞的表情,然后突然变得有些灰白。
  
  卡米尔看懂了。
  那个表情估计是叫大哥不要破坏他约会什么的吧。
  
  雷大爷不爽怎么会叫其他人好过,特别是情侣。他可是一天都没有听卡米尔提起过巧克力或者情人节!雷狮脸色有点差,他看着安迷修,阴阳怪气地打了个招呼:“哟?这不是安迷修吗。”
  安迷修看了看旁边的小姑娘,咽下已经到了嘴边的“恶党”,勉强挂起笑容:“啊……雷狮啊。”
  雷狮丝毫不受恶心笑容的影响,也亮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语气柔和缓慢惹得帕洛斯卡米尔看他好几次:“又带小姑娘出来玩啊?”
  安迷修心中警铃大作。
  “这是这个星期第几个了?”
  安迷修都边缘加粗了,他张了张嘴欲语却闭了嘴,B表情震惊地指着雷狮。想不到雷狮真的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满心被草泥马刷屏后他第一反应是转头对小姑娘喊琼瑶经典句式:
  “不是的!”
  “不是这样的!”
  “你听我说!!!”
  
  小姑娘:“嗯,我信你。”
  雷狮海盗团:“???”
  安迷修:“……???”
  一拳头揍棉花上,就连安迷修都表情微妙起来,他对着小女朋友又是赔罪又是哄,小心翼翼带着她走了。
  
  卡米尔发觉大哥的表情更难看了。
  
  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是一年一次的情人节,明明难得和卡米尔一起出来了,应该是双倍的快乐才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雷狮,白学按钮。
  
  卡米尔拍了拍口袋,还是叹气着拉过他大哥的袖子,在雷狮茫然的表情里展开他的掌心在里面放了一颗巧克力,语重心长地说着:“这是我自己做(来给自己补充能量)的,虽然有点苦但很容易让人打起精神……大哥。”他末了还偷偷瞟雷狮,操心得不像雷狮的小弟而是大哥。
  雷狮觉得有点满足了,他一口吃掉了手里的巧克力,心满意足开始嚼,瞬间脸就绿了。
  超——苦,这究竟是卡米尔的手艺太可怕了还是这个巧克力配方可怕?别说提神了这简直能吃活无数的生命啊?雷狮表情变了又变,最终还是把糖果咽了下去。
  没得吃他委屈,吃完了他还觉得委屈,别人的甜甜情人节在雷狮这里简直苦涩上了天。雷狮拉着一张脸,走在四人小队最前头一直没说话。
  
  …帕洛斯在后头给卡米尔支招。
  
  “大哥……”
  雷狮回头看了,卡米尔表现得非常犹豫,他叫住雷狮又不说话,经历了漫长的十几秒才突然拽住头巾让雷狮低下头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一本正经的小脸说话却有点结巴:“情、情人节快乐。”他在这里足足停了五秒,认真的表情配上怎么也消不去的红晕其实让雷狮觉得有点可爱。
  
  
  “我喜欢你。”

情人节、除夕、春节雷卡糖罐活动预告!

🙌这家糖罐真的很甜,不甜不要钱!

Ya:

请期待下~


雷卡糖罐小铺:



(占tag致歉!)







  • 高糖预警!高糖预警!高糖预警!







情人节、除夕、春节3天雷卡糖罐活动即将开幕!




2月14日0:00-2月16日23:00




每个小时!一位老师!雷卡糖激情掉落!




让你过一个充满甜味的幸福新年!











  • 参加活动的老师名单如下







情人节组







 兔崽@小兔崽子🐰🐾 




 七月@霜天七实月 




 简温@日常单机犯困的简温 




邑邑 @砂糖战士张华邑 




 阿猪@阿猪




 炽叶 @咕咕咕咕叶 




餮餮 @吧唧吧唧嘴 




莉莉 @鬼畜莉莉🐤 




晨 @晨老爷 




牙牙乐 @Be_戚涯 




艾琳 @艾琳-下雪了好好学习 




陆辞衡 @陆辞衡 




澪树 @澪树 




吃药 @迎风吃药 




明伢 @☀️🌙伢 




拾柒 @拾柒今天吹卡了吗? 




阿笙 @子曰微尘 




血碧 @血碧,不可以喝 




萧秦亦默 @萧秦亦默 




优优 @优优优乐美奶昔 




无患木 @无患木 




溺者逢舟 @溺者逢舟。 




陆子言 @陆子言 




蓝鸯 @蓝央鸟 











除夕组







喃喃喃 @彭沙卡拉卡 




筱榆 @筱榆呀 




艾琳 @艾琳-下雪了好好学习 




北棠 @修 




踏鸢清雨 @踏鸢清雨




莫恩 @MMMoen 




糊涂涂 @糊里糊涂 




米琏月 @『瀧』 




菠萝 @小菠萝栗 




荀绘 @荀绘 




L @L. 




浮沉 @浮沉👑 




朊病毒君 @合理司仪✨ 




胶布 @胶布的胶布 




海 @漫射海 




人间蒸发 @人间蒸发 




花酱 @花❁ 




南晴 @南方微晴 




简温 @日常单机犯困的简温 




雨墨 @今天也在下雨呢 




Radon @Rn. 




雫雫 @是真的雫 




七月 @霜天七实月 




围巾 @箱苇未景 











 春节组







Radon @Rn. 




简温  @日常单机犯困的简温 




蓝鸯 @蓝央鸟 




鸿郎 @鸿郎 




芽芽 @Ya 




吃货茶 @吃货茶 




酒岁 @焦糖玛奇朵 




冰渣 @冰原燃烧 




米需 @米需 




胶布 @胶布的胶布 




溺者逢舟 @溺者逢舟。 




木有枝 @木有枝 




油麻 @Ryoma 




七月 @霜天七实月 




言荒 @言荒不说谎 




薄荷有糖 @清凉薄荷糖 




闲人 @咸闲人。 




maraschino-樱桃 @maraschino-樱桃 




猫糺 @猫糺 




雨墨 @今天也在下雨呢 




弥生 @MSBB-大悲咒启动 




瓶子 @夜枭未眠 




艾琳 @艾琳-下雪了好好学习 




米琏月 @『瀧』 




南冥 @桑梓 














  • 详情请关注下方tag!(每个活动会在单独的tag下发糖)











感谢扩散!








春节三天!不甜不见!




————by致力维护甜党天堂的雷卡糖罐小铺!




(今天也在激情催稿蓄力中~❤)


这是在暗示我2018吃一年土吗?!

白箱自习室:

【雷卡2018童话主题日历二宣】
过年了过年了大家好!!!
时隔一晚…雷卡日历的宣传出来了!!!

先放出昨晚未放出的追加消息

代理的话会在老肝不工作室进行预售,仅此一家,如果有盗印链接欢迎举报!链接会晚一些放出,预售开始时间为明晚八点,也可以先行收藏店铺!

加购的明信片套组为日历同柄图共12枚,每份日历限加购一份

加购的徽章套组共4枚,选柄图为鸟鸟(原po)nomi@nomi 糖球@麻茶🍵 以及(???),之后会公布第四名人员!每份日历限加购一份

接下来是我最爱的宝贝STAFF LIST!顺序不分先后❤️❤️❤️

鸟(原po)

焰霄@焰霄 

烷烷@烷了个烷 

德德@阿德德德德德 

nomi@nomi 

粥粥@微麈密度。 

和也@和也 

库库@阿库玛 

恩恩@酸奶没了🍼 

芽芽@南瓜饼好吃么 

99@九点一刻下午茶 

糖球@麻茶🍵 

以及辛苦陪我监修的好龙龙@深渊挽歌 !!!❤️❤️❤️

目前的预览大部分为草稿预览,全部成图预览会在晚一些的终宣会放出!!!感谢大家支持!!!

【雷卡糖罐48h】你的围巾——不,是你的围巾

居然拖到今天……以死谢罪.jpg
第三次产物。
感谢对象鼎力相助,活动原因就不艾特了,悄悄表白他。我觉得围巾没有你来的顶用(啵叽
  
前排艾特糖罐君 @雷卡糖罐小铺 (装死、我真的死了哦)
   
    
    
——
  
   
      “这条的颜色是不是太亮了?”雷狮拿着卡米尔递过来的围巾——倒不如说是拎着,嫌弃和敷衍的态度无溢于言表。

      卡米尔缓慢地叹了口气。
   
  
      天气越来越冷了,过几天就是圣诞,当然凹凸大赛是没有那个闲时间过节的,参赛者少得可怜,这种在宇宙里非常稀少的宗教节日当然没有人过。卡米尔在意的不是节日,是天气。越来越冷了,但雷狮依旧兜帽衫牛仔裤在乎风度不看温度,虽然他有头巾,但薄薄的布条那是不可能有半点保暖作用的吧??
   
      于是雷狮新晋的恋人,兼海盗团良心的卡米尔买了很多围巾,多到帕洛斯和佩利都跑来从雷狮挑剩的那堆布料里选了一条自己喜欢的并不客气地戴走了。卡米尔拿回刚才被嫌弃“颜色太亮”的围巾,无奈地叹息。

他赌佩利三顿的肉,颜色太亮是新的借口。

经历了“好长”“看起来老气”“是不是有点短”“样式太花”“这不会是给小姑娘戴的吧”之类的说辞后,卡米尔当爹的心都有了,挑来挑去雷狮就只是单纯不想戴围巾而已。或许雷狮不知道,他在卡米尔心里和那种踩着桌子大喊大叫“我最帅我最酷我冬天不戴围巾”的熊孩子几乎划了等号。
何等的难过还有悲伤。
  
  
      毫无疑问当做礼物送出去是不可能的,雷狮对所有节日都嗤之以鼻,精心包裹起来打上缎带的礼物就算是“可爱的小情人”送的都会被雷狮转手扔进垃圾桶。卡米尔依旧在烦恼如何让他的大哥戴上围巾,他有的是耐心——不过看起来雷狮的借口比卡米尔的耐心多得多。
   
      “这条也……”雷狮拎起一条米色的,几乎是看也不看就松开手指任其自由落体,“好素啊,难看。”

      ……他雷狮大哥现在的态度简直就像一出门就会被无数相机追拍的时尚杂志封面人物。估计是看这么多毛茸茸的围巾看到审美疲劳了,雷狮也感到了不耐烦,他拒绝的理由更加无理取闹起来,什么“和我的肤色不配”“和我的锤子不配”“和我不配”,卡米尔简直相信再这样下去他会说出“围巾会盖住我满到溢出来的帅气值”,所以在雷狮那么说以前,卡米尔提前投降了。
  
      “大哥想要什么样的?”他先一步服软。
       雷狮这下不好拒绝了,但从来没有想过戴围巾更别说这个问题的雷狮被问住了,他迟疑地瞟了一眼地上可以堆成山的、铺满了地板的围巾,有些不确定地开口:“咳,红色的…?”
  
      因为地上独独没有红色的围巾。
      雷狮觉得可以给自己再续几秒。
  
     “这样啊……”卡米尔犹豫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围巾,好像在考虑要不要解下来,雷狮赶忙阻止他:“用不着吧?你都不戴围巾的话有什么理由让我戴,而且我又不是非要戴围巾不可。”
      “必须戴。”
      “……哦。”

      屈服于小情人的雷狮咂了咂嘴,卡米尔今年、也就是自从和他确认关系后,越来越大胆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反正现在它对于雷狮来说是个灾难。
 
 
       总之,雷狮成功为自己赢得了一段短暂的不用挑选围巾的时间,赶紧扛着雷神之锤跑出去撒欢刷了好几个副本——待会儿回来估计又是“围巾地狱”了。
佩利高高兴兴地围着自己的新围巾跟着去了。
  
……
 
 
      看着这条经典款式的红色围巾,雷狮有点发愁,话都已经说出口了,现在再说“啊其实我想要白色的围巾”未免太假太不负责任,他迅速地扫视了一遍围巾,企图找一些缺点:“卡米尔,你不觉得它太长了吗。”
“当然了。”出乎雷狮的意料,卡米尔和颜悦色地举着围巾趁机把雷狮圈在里面,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前戴好了:“这个是情侣加长版的。”
 
      长了才能在大哥你扔了围巾就跑之前勒住啊?当然卡米尔是不会这么说出来的。
 
      雷狮听了这话更郁闷了,他扯着脖子上的围巾想象着和卡米尔戴上这东西出去遛弯的场景,长长的围巾像是绳子一样把他和卡米尔栓在一起让其他人来围观……想死。
 
      他扒拉着围巾思考如何说服突然就恋爱脑的卡米尔,说这种场景完全不浪漫甚至傻了吧唧的,但雷狮刚扯掉围巾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又被套上了另一款围巾。
 
      红色,经典样式,短款。
      ……雷狮开始盘算现在戴着明天就丢掉并瞒天过海的可能性。卡米尔瞥了一眼雷狮并不理会,用帽子想也知道雷狮现在在计划什么,他觉得有些心累,费心费力搞了大半天的成果又要飞走了。
 
      卡米尔,妈系恋人。
 
      他把手搭在雷狮肩膀上,踮起脚,苦恼地发现依旧不太够得着雷狮,于是卡米尔扯了扯雷狮的围巾蒙住他的脸示意他低头。
  
      雷狮被打断思路,困惑地靠近卡米尔的脸——隔着一条红色的温暖的围巾,嘴唇柔软贴近的感觉依旧清晰,呼吸扑在鼻尖还有围巾上,让围巾更加暖和了。
  
      雷狮错愕地睁大眼睛,只看见刚才做了惊人举动的卡米尔重新站直,眨着他漂亮的蓝色眼睛,明明和平时一样冷淡没有波澜的语调硬生生让雷狮听出了一些小得意,他说:“这条围巾现在和别的围巾不一样了。”
  
      看起来有些害羞了的卡米尔拉着自己的围巾盖住了大半张脸,热得脸颊都红了起来。
 
      雷狮偏移视线,脖子上裹着的围巾似乎还带着点亲吻的味道,他不满地嘟囔着:“……靠,这是犯规吧。”
 
 
      这条围巾最终还是没有被人遗忘,并顺利度过了它的第一个冬天。
 
      感谢贴心卡米尔。

圣诞雷卡糖罐48h启动☆

哇靠难道现在还没完成的就我一个了吗?!爆哭.jpg💦

千叶秋竹_いすみ:

我现在才看到啊找了好久找不到啊喂很难过
垃圾lof又吞我消息呜呜呜呜
相信我,我滴那篇真的是糖,本子未公开稿中的一篇!
wwwwww


雷卡糖罐小铺:



打个预告
—————————————————
形式:采用48h,每h一位太太
—————————————————
内容:图文均有
—————————————————
时间:12月24日00:00——25日23:59
—————————————————
以下为参加活动的太太的名单:
@安黎QAQ
@小菠萝栗
@雾云本一家
@布粮猫
@晨老爷
@flaaaag🚩
@无患木
@何处行何处💤
@简温w
@静恬掉毛,虚的不行。
@kamu
@Hyacinth
@蓝天与枫
@鸿郎
@清凉薄荷糖
@★淡猫颜★
@☀️🌙伢
@社会雫
@彭沙卡拉卡
@N
@霜天七实月
@白夜疾走
@千叶秋竹_いすみ
@无名青梅
@とうてつ
@阿福大懒
@蓝色运动鞋
@筱榆呀
@吸卡上瘾的荀绘
@亞羽羽羽羽
@言荒不说谎
@羽黎
@Lin予诺沉迷于双金。
@小熊软糖元无斋
@米需
@TEN_辰列
@维度无次元
@蜉蝣一梦。
@鸢卿凉夏
@霁月.川
@拖拖今天也在吹卡
@👻四尾玄猫
@SKWZJ
@胶布的胶布
@十月下起了小雨
@浅茶甘酒
@南冥santal
@北棠rochel
—————————————————
—————————————————
同时圣诞雷卡tag活动开始,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奖品,但还是希望有太太愿意参加
—————————————————
活动tag:圣诞雷卡活动
—————————————————


megame88:

川穹_还是要吃糖:

森总的回复,我不做任何评价。
为了清楚点我截开了。

理智对待吧……
不知道是怎么谈到这个的,但是我看出来了,森总一条一条的说,很想给大家解释清楚并让一些有些急躁的人冷静下来。森总真的很用心了……

【转扩随意,希望大家看见后……能圈地自萌】

【雷卡】冬天里有了对象还涂唇膏干什么

是点文。
  
本意是在双十一发出,结果……嗯睡着了睡着了。
那就后一天发也完全没问题。
恭喜脱单的旁友,鼓励没脱单的旁友。(神他妈
   
冬天果然很冷啦,大家也要注意防寒保暖。
有没有对象都是。
      
      
正文
    
       
       
       
       
    天气冷了。

    南方在十一月才勉强地入冬成功,满街脚步匆匆的人都穿起了厚重外套戴上暖和的帽子口罩,卡米尔戴着他漂亮的红色围巾走在人潮中,终于没有那么突兀。

    卡米尔悄悄瞄了一眼走在旁边的大哥。他的大哥雷狮也穿起了长袖的外套,头巾换成了带着星星标志的白色针织帽,耳朵和脸颊都有一点异常的红色,似乎是被冻到了,就连嘴唇都有些微干裂。

    他后知后觉地想——天气有点冷了。

   

    “双十一半价优惠!”

   

    适时地响起旁边店面的放大好几倍扩音的优惠广告,像突然爆开的烟花似的炸得人耳朵疼。今天整条商店街就像是庙会一样热闹,佩利兴奋地四处跑着一晃眼就没了影子,卡米尔想叫住他,却被帕罗斯给拦住了。

    “会自己回来的。”他眯着眼睛笑得开心,“毕竟是狗狗的特殊能力。”

   
    ……这样的比喻不太对吧。

    卡米尔撇开脸。

    他听见雷狮不耐烦的啧声,接着雷狮的手就直接伸进了他外套口袋里圈着他的手握紧搓了搓,嘴里还抱怨一般地嘟囔着:“好冷啊——还很吵。”说完他舔了一下唇瓣,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

    大哥的嘴唇有点干,是上火了吗?卡米尔兜住雷狮的手这样想,他下意识四处看了看,发现自己的右手边就一家有卖口罩、唇膏的店面。虽然看起来粉嫩嫩的像是女孩子才会去的地方,不过里面有需要的东西就行。

    他想进去,但手还被雷狮圈着,只好先问过雷狮才能自由走动,他仰起头朝雷狮的耳朵旁边凑近,说话的声音很轻:“大哥?我想去那里。”

    耳边扑着热气有些痒,雷狮缩了缩脖子顺着他示意的地方看过去,入目的是一家精品店,他停顿一下才表情复杂地点了点头。

    ……卡米尔不太想知道雷狮在想什么。他径自拽着虽然答应但还犹犹豫豫的雷狮进了店,帕罗斯留在原地盯着门看了几秒,接着转身毫不犹豫地就走。

    ——他帕洛斯,丢不起这个人。

   

    ……

    雷狮和卡米尔牵着手被大批店员围观,在女孩子们小小的兴奋的议论声里挑选着包装非常少女心的唇膏,渐渐内心变得毫无波动。卡米尔皱着眉头在水果味和花香里踌躇了一会儿,才伸手拿了一个草莓的。

    卡米尔,喜欢草莓蛋糕。

    他们干脆地付了账又飞快地从那里出来,走到门外找人发现佩利和帕罗斯早就不见了踪影。

    “买唇膏做什么?”说话时呼出的热气迷糊了双眼,雷狮假装不经意地偏过头瞥了两眼袋子,里面草莓味的粉红色唇膏非常明显,是卡米尔喜欢的味道,卡米尔怎么突然想涂唇膏了?
    卡米尔这才发觉口罩忘记买了。

    ……算了待会儿去正常的地方买。

    雷狮看着卡米尔撕开包装,再把唇膏圆滑的盖子“噗”地打开了往这里递,雷狮的神情在瞬间变得有点茫然。卡米尔发觉他没有动静,才垫着脚想往他嘴上涂,一边涂抹一边和自家大哥兼恋人解释:“给你买的,你的嘴唇都干裂了。”

    就是不喜欢草莓味也必须涂!

    他的眼神发出了这样坚决的光芒,雷狮被他看着莫名其妙觉得背后一凉,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被涂上了唇膏——不过是几秒钟的事。

    卡米尔发觉自己被搂住了腰,刚才垫着脚的动作害得他前倾了,脸和脸靠得相当近,连雷狮呼吸时嘴里淡淡的酒精味道都很明显,姿势变得有一些暧昧……现在是在大街上啊,大哥不会做什么的吧。他不太确定。

    不,是非常不确定。

    嘴唇被柔软的东西触碰,棉花糖一样触感的东西散发着甜甜的熟悉味道,卡米尔下意识地在雷狮嘴唇上舔了几下,算是回应了突如其来的亲吻。雷狮在大街上还真不好太过分,亲了一下就放开了。

    卡米尔迟钝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好吃。”

   

    “帕罗斯!为什么不让我过去啊?”在不太远的地方佩利在大吵大闹。

    “嘘。”帕罗斯一只手拽着他的衣领,随手从旁边的摊位拿了个热狗塞住他的嘴,“傻狗。”

    “唔唔唔唔!!!”你竟然拿狗做的东西给我吃!!佩利表情有点恐惧和狰狞,嗓子里发出像狼一样威胁地低吼。
    “……这是牛肉做的食物,不是狗肉。”你怎么那么蠢啊,帕罗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要过去,在这里好好吃东西。”

   

   
    天气可真冷。

    不过身体里暖呼呼的。

佩帕 R18

是送给七七 @雷走风切七月月 的礼物!开不开心!

认识你真的超开心啦!难得有这么合得来的同好!
不要老是催更我会更爱你的嗯!

另外死那么久的我活着回来了……这周运动会我可能又要死一死。




*无剧情向只是单纯的爱的鼓掌,慎入

👇走链接(不行就走评论)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5815850140853

啊……追光者。真适合雷卡(停不下来的cp脑)

 
 
“飞蛾尚且为温热微光扑火”
 
“大哥他,是太阳”
 
“母亲,我找到值得我追随一辈子的人了”
   
  ……

 
“是,大哥”
 
  这句话,贯穿了卡米尔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