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老爷

🙈🙉🙊

【雷卡糖罐48h】你的围巾——不,是你的围巾

居然拖到今天……以死谢罪.jpg
第三次产物。
感谢对象鼎力相助,活动原因就不艾特了,悄悄表白他。我觉得围巾没有你来的顶用(啵叽
  
前排艾特糖罐君 @雷卡糖罐小铺 (装死、我真的死了哦)
   
    
    
——
  
   
      “这条的颜色是不是太亮了?”雷狮拿着卡米尔递过来的围巾——倒不如说是拎着,嫌弃和敷衍的态度无溢于言表。

      卡米尔缓慢地叹了口气。
   
  
      天气越来越冷了,过几天就是圣诞,当然凹凸大赛是没有那个闲时间过节的,参赛者少得可怜,这种在宇宙里非常稀少的宗教节日当然没有人过。卡米尔在意的不是节日,是天气。越来越冷了,但雷狮依旧兜帽衫牛仔裤在乎风度不看温度,虽然他有头巾,但薄薄的布条那是不可能有半点保暖作用的吧??
   
      于是雷狮新晋的恋人,兼海盗团良心的卡米尔买了很多围巾,多到帕洛斯和佩利都跑来从雷狮挑剩的那堆布料里选了一条自己喜欢的并不客气地戴走了。卡米尔拿回刚才被嫌弃“颜色太亮”的围巾,无奈地叹息。

他赌佩利三顿的肉,颜色太亮是新的借口。

经历了“好长”“看起来老气”“是不是有点短”“样式太花”“这不会是给小姑娘戴的吧”之类的说辞后,卡米尔当爹的心都有了,挑来挑去雷狮就只是单纯不想戴围巾而已。或许雷狮不知道,他在卡米尔心里和那种踩着桌子大喊大叫“我最帅我最酷我冬天不戴围巾”的熊孩子几乎划了等号。
何等的难过还有悲伤。
  
  
      毫无疑问当做礼物送出去是不可能的,雷狮对所有节日都嗤之以鼻,精心包裹起来打上缎带的礼物就算是“可爱的小情人”送的都会被雷狮转手扔进垃圾桶。卡米尔依旧在烦恼如何让他的大哥戴上围巾,他有的是耐心——不过看起来雷狮的借口比卡米尔的耐心多得多。
   
      “这条也……”雷狮拎起一条米色的,几乎是看也不看就松开手指任其自由落体,“好素啊,难看。”

      ……他雷狮大哥现在的态度简直就像一出门就会被无数相机追拍的时尚杂志封面人物。估计是看这么多毛茸茸的围巾看到审美疲劳了,雷狮也感到了不耐烦,他拒绝的理由更加无理取闹起来,什么“和我的肤色不配”“和我的锤子不配”“和我不配”,卡米尔简直相信再这样下去他会说出“围巾会盖住我满到溢出来的帅气值”,所以在雷狮那么说以前,卡米尔提前投降了。
  
      “大哥想要什么样的?”他先一步服软。
       雷狮这下不好拒绝了,但从来没有想过戴围巾更别说这个问题的雷狮被问住了,他迟疑地瞟了一眼地上可以堆成山的、铺满了地板的围巾,有些不确定地开口:“咳,红色的…?”
  
      因为地上独独没有红色的围巾。
      雷狮觉得可以给自己再续几秒。
  
     “这样啊……”卡米尔犹豫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围巾,好像在考虑要不要解下来,雷狮赶忙阻止他:“用不着吧?你都不戴围巾的话有什么理由让我戴,而且我又不是非要戴围巾不可。”
      “必须戴。”
      “……哦。”

      屈服于小情人的雷狮咂了咂嘴,卡米尔今年、也就是自从和他确认关系后,越来越大胆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反正现在它对于雷狮来说是个灾难。
 
 
       总之,雷狮成功为自己赢得了一段短暂的不用挑选围巾的时间,赶紧扛着雷神之锤跑出去撒欢刷了好几个副本——待会儿回来估计又是“围巾地狱”了。
佩利高高兴兴地围着自己的新围巾跟着去了。
  
……
 
 
      看着这条经典款式的红色围巾,雷狮有点发愁,话都已经说出口了,现在再说“啊其实我想要白色的围巾”未免太假太不负责任,他迅速地扫视了一遍围巾,企图找一些缺点:“卡米尔,你不觉得它太长了吗。”
“当然了。”出乎雷狮的意料,卡米尔和颜悦色地举着围巾趁机把雷狮圈在里面,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前戴好了:“这个是情侣加长版的。”
 
      长了才能在大哥你扔了围巾就跑之前勒住啊?当然卡米尔是不会这么说出来的。
 
      雷狮听了这话更郁闷了,他扯着脖子上的围巾想象着和卡米尔戴上这东西出去遛弯的场景,长长的围巾像是绳子一样把他和卡米尔栓在一起让其他人来围观……想死。
 
      他扒拉着围巾思考如何说服突然就恋爱脑的卡米尔,说这种场景完全不浪漫甚至傻了吧唧的,但雷狮刚扯掉围巾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又被套上了另一款围巾。
 
      红色,经典样式,短款。
      ……雷狮开始盘算现在戴着明天就丢掉并瞒天过海的可能性。卡米尔瞥了一眼雷狮并不理会,用帽子想也知道雷狮现在在计划什么,他觉得有些心累,费心费力搞了大半天的成果又要飞走了。
 
      卡米尔,妈系恋人。
 
      他把手搭在雷狮肩膀上,踮起脚,苦恼地发现依旧不太够得着雷狮,于是卡米尔扯了扯雷狮的围巾蒙住他的脸示意他低头。
  
      雷狮被打断思路,困惑地靠近卡米尔的脸——隔着一条红色的温暖的围巾,嘴唇柔软贴近的感觉依旧清晰,呼吸扑在鼻尖还有围巾上,让围巾更加暖和了。
  
      雷狮错愕地睁大眼睛,只看见刚才做了惊人举动的卡米尔重新站直,眨着他漂亮的蓝色眼睛,明明和平时一样冷淡没有波澜的语调硬生生让雷狮听出了一些小得意,他说:“这条围巾现在和别的围巾不一样了。”
  
      看起来有些害羞了的卡米尔拉着自己的围巾盖住了大半张脸,热得脸颊都红了起来。
 
      雷狮偏移视线,脖子上裹着的围巾似乎还带着点亲吻的味道,他不满地嘟囔着:“……靠,这是犯规吧。”
 
 
      这条围巾最终还是没有被人遗忘,并顺利度过了它的第一个冬天。
 
      感谢贴心卡米尔。

评论(4)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