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老爷

🙈🙉🙊

【雷卡】说好的双倍快乐

我怎么每次都睡过头……死线战士*1
情人节嘛哈哈哈不就是要吃巧克力嘛哈哈哈你有我有大家有……【通宵傻了吧
    
     
      
       
    
     
正文
     
      
        周三是情人节。
  
  卡米尔摸索着沙发边缘,从靠枕后面找出遥控器,干脆地关掉了广告吵吵嚷嚷的电视。
  空气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广告里多半是巧克力的新口味、香水口红,或者旅游胜地的宣传广告。似乎全世界都在情人节这天挤到了街上,二月凉凉的风都被甜腻气氛烘得暖烘烘。卡米尔哀叹着把自己埋进沙发,只露出了黑色的发顶,过了一会儿他侧过头瞥一眼茶几,上面那块期待了很久的巧克力蛋糕也没有那么诱人了。
  
  太甜了。
  
  “卡米尔——”
  防盗门从外面“咔擦”一声打开了,雷狮拖着长调,手里提着小巧的盒子,卡米尔坐了起来,他看着雷狮走到他面前——然后转头看见了桌子上的巧克力蛋糕。
  寂静了好几秒,卡米尔恍惚听见了碎裂声。
  雷狮把手里的包装盒放上桌子推到一边,他发现卡米尔似乎是挺在意地一直盯着看,便往旁边挪了两步遮住他的视线,待卡米尔看向他的时候,雷狮笑了起来:“今天天不错,要不要出去走走?”隐隐还有期待的意思。
  雷狮的笑容太僵硬了,硬逼着自己把唇角提上去似的。他不由分说地把弟弟从沙发里捞起来,围上围巾戴好帽子再拿上钥匙。
  ——那块蛋糕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大哥……?”一直乖巧地任由雷狮动作的卡米尔出门了才疑惑地唤了一声雷狮,不过叫完就目不斜视笔直地向前走了,本来就没有抱着希望可以听到原因。也给表情像吃了苦瓜一样的雷狮一个台阶下。
  松了一口气,雷狮清了清嗓子:“……帕洛斯他们在老地方。”说完就抬起手想掌自己一嘴。
  ……非要给自己找灯泡吗雷狮!!!
  
  街上全是情侣,这是意料之中的,就和去年双十一那阵子差不多——说起来还挺伤心的,明明是光棍节却还虐待光棍。就好像情人节可以虐待有情人似的。
  当然不可能!情人节自然是更加放肆地牵牵手、亲亲嘴,再拉到哪个旅馆酒店接纳生命的真谛。
  
  伤眼睛。雷狮嘀咕。
  
  “雷狮老大!”大老远的,雷狮就看见佩利跳起来朝这里招手。偏僻的篮球场上没什么人,连女孩子都没有几个,雷狮随手招了一下当做应了,靠近才看见佩利旁边堆成小山的巧克力,他咋舌:“佩利吃这个没问题吗?”
  旁边打游戏的帕洛斯头都不抬:“再吃下去估计会流鼻血。”
  卡米尔:“我觉得大哥不是那个意思……”
  佩利:“……?”
  帕洛斯放下游戏机,满不在乎搓了两把佩利毛:“没事没事不就去一趟医院。”
  什么危险发言???
  雷狮觉得……觉得有丁点羡慕。
  
  来都已经来了,就这样走也不太够意思,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被精力充沛的佩利领着走的。
  雷狮本来是觉得今天挺特别的,到处是粉红泡泡,他偶尔也想来点粉红泡泡,所以就买了巧克力蛋糕巧克力甜甜圈想回去利诱卡米尔出门,然后和满大街普通情侣一样做一些甜腻腻的事——说不定会有雷狮的巧克力呢。
  ……结果事情一点都不顺利!
  特别是遇见安迷修的时候,雷狮觉得今天简直可以荣登“最烦人的一天”榜首了。
  安迷修大概是在和女孩子约会,被挽着手的小姑娘模样乖巧,安迷修笑得傻兮兮。一扭头看见后边四个人的时候,有一瞬间,卡米尔看到了安迷修狰狞的表情,然后突然变得有些灰白。
  
  卡米尔看懂了。
  那个表情估计是叫大哥不要破坏他约会什么的吧。
  
  雷大爷不爽怎么会叫其他人好过,特别是情侣。他可是一天都没有听卡米尔提起过巧克力或者情人节!雷狮脸色有点差,他看着安迷修,阴阳怪气地打了个招呼:“哟?这不是安迷修吗。”
  安迷修看了看旁边的小姑娘,咽下已经到了嘴边的“恶党”,勉强挂起笑容:“啊……雷狮啊。”
  雷狮丝毫不受恶心笑容的影响,也亮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语气柔和缓慢惹得帕洛斯卡米尔看他好几次:“又带小姑娘出来玩啊?”
  安迷修心中警铃大作。
  “这是这个星期第几个了?”
  安迷修都边缘加粗了,他张了张嘴欲语却闭了嘴,B表情震惊地指着雷狮。想不到雷狮真的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满心被草泥马刷屏后他第一反应是转头对小姑娘喊琼瑶经典句式:
  “不是的!”
  “不是这样的!”
  “你听我说!!!”
  
  小姑娘:“嗯,我信你。”
  雷狮海盗团:“???”
  安迷修:“……???”
  一拳头揍棉花上,就连安迷修都表情微妙起来,他对着小女朋友又是赔罪又是哄,小心翼翼带着她走了。
  
  卡米尔发觉大哥的表情更难看了。
  
  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是一年一次的情人节,明明难得和卡米尔一起出来了,应该是双倍的快乐才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雷狮,白学按钮。
  
  卡米尔拍了拍口袋,还是叹气着拉过他大哥的袖子,在雷狮茫然的表情里展开他的掌心在里面放了一颗巧克力,语重心长地说着:“这是我自己做(来给自己补充能量)的,虽然有点苦但很容易让人打起精神……大哥。”他末了还偷偷瞟雷狮,操心得不像雷狮的小弟而是大哥。
  雷狮觉得有点满足了,他一口吃掉了手里的巧克力,心满意足开始嚼,瞬间脸就绿了。
  超——苦,这究竟是卡米尔的手艺太可怕了还是这个巧克力配方可怕?别说提神了这简直能吃活无数的生命啊?雷狮表情变了又变,最终还是把糖果咽了下去。
  没得吃他委屈,吃完了他还觉得委屈,别人的甜甜情人节在雷狮这里简直苦涩上了天。雷狮拉着一张脸,走在四人小队最前头一直没说话。
  
  …帕洛斯在后头给卡米尔支招。
  
  “大哥……”
  雷狮回头看了,卡米尔表现得非常犹豫,他叫住雷狮又不说话,经历了漫长的十几秒才突然拽住头巾让雷狮低下头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一本正经的小脸说话却有点结巴:“情、情人节快乐。”他在这里足足停了五秒,认真的表情配上怎么也消不去的红晕其实让雷狮觉得有点可爱。
  
  
  “我喜欢你。”

评论(9)

热度(304)